Home黑豹加速器官网专访英国独立杂志订阅平台 Stack 每月把你没看过的小众杂志送到家

专访英国独立杂志订阅平台 Stack 每月把你没看过的小众杂志送到家

Author

Date

Category

Stack 蒐罗来自世界各地的特色杂志。图中是来自哥本哈根的杂志《Tofu》,内容主要在探索来自台湾、日本、香港及中国的视觉艺术与当代文化。

来自英国的独立杂志订阅平台 Stack,陪伴着无数个热衷於印刷刊物的老灵魂,给他们一个逃出数位织网的机会,在纸与墨的小众世界里尽情摸索、自在奔驰。读者以 7 英镑的订阅价格,每个月可以收到不同的杂志,让人每一次拆开信封都令人惊喜。

大流行病仍在英国猖狂,这场采访从 5 月开始接洽,在逐步解封的 7 月中旬,成功与创办人 Steven Watson 在伦敦泰晤士河畔的 Somerset House 碰上一面,在这栋十六世纪古老建筑的新翼楼一隅,谈他一手建立的订阅服务、谈独立杂志的美好、也谈对脱欧的担忧。

数位内容与科技资讯的洪流载浮载沉,在这繁杂多样的时代里,有一群坚守文字本质、相信纸张体验、执迷於说故事的人,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组成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团队,将自己热爱的话题幻化为刊物,形成不被科技淘汰反而蓬勃发展的独立杂志界。Stack 便是因此而生的订阅服务,幕後推手是浑身散发杂志梦的 Steven Watson。

他每年从世界各地挑选 12 本优质的小众杂志,每个月定期寄送给不知道会收到什麽的读者们,自成立以来已蒐罗了超过 100 种不同的刊物。回想 2008 年夏日,Steven 在自家客厅踏出 Stack 的第一步,创业前四年的订阅人数不到 300 人,全得靠热情支撑下去。「大概有四年的时间,我都没办法付自己薪水。」他说。

如今,Stack 拥有大约 3300 名订阅户,以一个月 7 英镑的实惠价格,掳获了不少关注独特性的新时代男女。

Stack 创办人 Steven Watson

为独立杂志开辟崭新沟通管道

成立 Stack 之前,Steven 是航空公司机上杂志的编辑,四处飞行的奔波生活看似光鲜亮丽,但也让他发现商业集团下的杂志内容了无新意,在题材上没有太多空间可以发挥,长才无处伸展。对於白天正职感到疲倦的他,无意间踏入了独立杂志的新世界。「当时有一本杂志叫《Zembla》(後改名为《Little White Lies》),我还记得它是 10 号发刊,所以我每个月都兴奋地准时到书店等进货。那应该是我第一本爱上的杂志,然後我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独立杂志。」明明发生在 12 年前,Steven 的眼神和语气锐利又奔腾,让人以为这是几天前才经历的事。当时他的办公室楼下就是如今赫赫有名的杂志选品店 Magma,也等於给了他充分的机会去探索这块全新领域。

在与各个发行人谘询的过程中,Steven 洞察到独立杂志在商业模式上的症结点——独立出版商将当期杂志送到书店或各个零售处贩卖时,一般情况下仅会有 40% 的杂志会售出,剩下的 60% 则会继续留在各个据点积囤,或在一段时间後被退回成为库存。主流杂志可以仰赖广告赞助继续投资下一期的制作成本,但独立杂志多半没有这样的资源,因此营收状态相对不稳定。

为了帮助自己热爱的独立杂志走出困境,Steven 决定为他们开发新读者,Stack 订阅服务就此诞生。12 年前正值经济大衰退时期,也还没有像现在有这麽多独立杂志,再过两年又有 iPad 问世,纸媒投资的前景并不这麽光明,但当时的他有不同的见解。

我认为纸本书反而成为了一种奢侈休闲的象徵。印刷物不再是最快速便宜的传播方式,反而能创造更多可能性。 它的功能不多,它很笨。它从不要求你什麽,不需要更新软体。这些限制反而让你能与纸本刊物更加贴近。

Steven 从街访调查、与出版商接洽、到包裹寄送全都一手包办。他联络心仪的独立杂志商,每个月亲自将新鲜出炉的刊物,一箱箱搬往邮局亲自寄出。「Stack 的订阅户有多少,我们就一次预订多少本的杂志,这可说是帮了出版商一个大忙,让他们不必太担心当期的销售业绩。」品牌成长到第五年,Steven 辞去工作全心投入 Stack 的经营,并首次招募员工来帮助公司成长。如今,Stack 仍旧维持小巧精致的编制,除了 Steven 以外只有三名成员,分别为编辑、销售经理、订阅经理,并在英国肯特郡拥有自己的小仓储,负责接收所有网路订单,统一将商品寄送给读者。Stack 的订阅户遍及全世界,七成在英国,其他三成则散落於欧洲、美国、亚洲等地。

透过「惊喜」掳获读者

「我曾读到一份研究,英国人决定要不要买一份杂志的时间,只有 3.5 秒。但我觉得这项数据并不适用於 Stack 的杂志。」Steven 挑战读者的消费习惯,认为小众、古怪、独特才是 Stack 的特点。他所挑选的杂志大多需要读者花时间去阅读、探索、理解,因此 Stack 需要做的就是培养一群这样的受众,如果有人愿意暂时抛开 Netflix、Instagram、YouTube 等平台,坐下来静静地读完一本 Stack 寄的杂志,那对於这些辛苦的独立出版商来说,便是珍贵无价的成就。因为自己曾为独立杂志撰稿,Steven 很明确知道这些独立品牌所遇到的挑战是什麽。开发新读者、提升知名度往往是它们所面临的困境,这时 Stack 便可以扮演一个中间媒介的角色,帮助出版商传播口碑,同时带领读者踏入一场场有趣的阅读冒险,在独立与商业之间取得了良好平衡。

你收到一本杂志,随手将它放在床头,过了几个星期的某个周日午後,终於有空翻开来读,或许就这样无意间发现了另一个宝藏。

这是 Steven 认为 Stack 应该提供给读者的消费体验。在内容爆炸的当下,每个人都不再有时间去探索自己要的是什麽,很多时候兴趣是在被动式或随意式的情况下找到的,而 Stack 希望做到的就是在不经意中带给读者惊喜。

Stack 就位於伦敦知名的艺文中心 Somerset House。

杂志界的筛选者及推广大使

独立杂志在近几年内大迸发,面对数量庞大的新刊物跃入市场,Steven 自然是乐观其成,但这表示他必须花更多心力去选择什麽样的杂志适合 Stack 的客群。「我必须确保每一本投进你家信箱的杂志,都是你从未想过的全新内容、观点和视角。」秉持着这样的态度,Stack 在杂志题材的选择上也自然包罗万象,例如 6 月份为每一期都邀请艺术家针对主题关键字进行创作的《Pfeil》,7 月是本期探讨疫情的慢新闻季刊《Delayed Gratification》,8 月则是来自捷克的摄影杂志《Fotograf》。

Stack 通常会提前 6 个月决定後之後的刊物,并且在主题方面都不重复,以照顾到不同族群的读者。「如果这个月我寄了一本关於美食的,接下来半年可能就都不会再选类似题材的。」除此之外,Steven 希望读者不需要任何知识背景或既有兴趣来阅读他所选择的杂志,因为 Stack 收录的刊物跟其他主流媒体不一样。

举例来说,市面上关於单车的杂志可能因为有赞助商,需要业配许多关於车种、零件的文章,但独立杂志不一样。他们可能会侧重於心灵或文学层面,来探讨单车文化对不同人的意义,这或许能给平常不骑车的人一些启发。

在五花八门的杂志类别中,Stack 希望成为读者的筛选器。

打开 Stack 的网站,除了订阅页面及商店之外,深度介绍各杂志每期故事的文章专栏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也看得出他们对待这些独立杂志的真心诚意。Stack 收录的杂志介绍文,让无论什麽时候点进网站的人,都能从这长时间以来累积的珍贵宝库中带走些什麽。这也说明了为什麽 Stack 团队一年里最忙的时候是在圣诞节。「我们花一整年的时间写部落格、做 podcast,把好的内容传播出去,或许大家在看过我们的介绍文章或编辑工作者访谈 100 次後就会想要尝试看看,或是需要挑礼物给朋友的时候,就会想起我们。」

老派的内容行销策略是 Steven 最信任的方法,他对脸书或 Instagram 等平台的广告投放成效持有存疑,认为不强迫输入、缓慢喂养大众,才是最适合 Stack 的商业模式。Steven 坦言,他认为 Stack 永远都不会成为一个大公司,因为独立杂志始终是小众市场,但他非常满意这样的生态。「我很珍惜我们与读者所建立的这个大家庭,对我来说,我们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占有一个重要的位子,已经很足够了。」

Steven Watson 与 Stack 编辑 Kitty Drake。

打造独立杂志界的荣耀殿堂「Stack Awards」

「我们每天都花很多时间阅读杂志,但让我们惊讶的是,每一年还是会收到好多好多未曾见过的美好刊物。」Steven 表示,另一个与 Stack 形成美好互信关系的就是杂志品牌,背後原因除了双方对於传统纸媒的共同热爱,Stack Awards 功不可没。自 2015 年开始,由 Stack 主办的独立杂志大奖 Stack Awards 在杂志界掀起热烈回响,每一年都为读者、出版商以及杂志迷发掘出令人惊喜的宝物。「我参与过主流杂志奖的筹办,对独立杂志来说,他们没办法投入几百英镑去报名一个大奖,根本没这预算。」有感於市场上缺乏一个独立杂志独享的舞台, Steven 便决定创办一个便宜简单、单纯只为推广好刊物的奖项,没想到每一年逐渐茁壮,最後成为了 Stack 的年度盛事,只可惜今年因为疫情而被迫停办。「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这麽在乎杂志,所以这些入围和得奖名单对於小杂志来说是非常好的曝光机会。」光是去年,  Stack 就收到超过 500 件不同杂志的报名,最後年度杂志奖则颁给了当期以台北万华为主题的柏林杂志《Flaneur》。

谈到疫情,Steven 无奈地笑说:「我们已经四年没有向读者做问卷调查了,现在正好有时间,也挺不错的。」新冠肺炎对 Stack 影响不大,让 Steven 担心的则是话题度一下锐减的「脱欧」。对一个网路订阅结合杂志的服务来说,脱欧所牵涉到的关乎邮寄物流、关税、杂志商是否能继续顺利运作等各个层面,他甚至不排斥未来如果考量到成本问题,得让团队改成全面在家工作的形态。身处英国命运多舛的 2020 年,Steven 对於未来计画不敢多想,目前只着眼於当下的杂志订阅服务,希望继续为读者发掘好刊物。

2019 Stack Awards 将年度最佳杂志奖颁给了柏林杂志《Flaneur》所企划的台北「康定路与万大路」。

在疫情与脱欧坚持自己的慢灵魂

在这个讲求数字成长和追踪人数的时代,他更不希望冒任何风险而失去读者对他们的信任。他知道读者是喜欢 Stack 对待内容的态度才订阅的,因此他不会轻易动摇这段信赖关系。「你看现在社群媒体上许多人为了成长而成长,我不会想要一夜之间突然增加 5 万个粉丝,这对品牌来说没有用。我想要以脚踏实地的方式带领 Stack 成长。」

近几年英国掀起新型的「订阅消费」风潮,除了传统的报纸牛奶之外,人们还可以订购咖啡豆、蔬果箱、食材箱、洗发精、沐浴乳、美妆品等,自己决定分量和品牌,送货员会定期放在你家门口。这样的模式主要瞄准高度接受网路消费、想尝鲜及喜欢客制变化的族群。Stack 在这股流行兴起前便洞烛机先、站稳脚步,默默在这片沃土中努力耕耘,培养出了一群迷恋於字海的客群,在优质美好的杂志之外提供了「惊喜」与「体验」的附加价值,在湍急波澜的资讯河道里辟出一条澄澈清流,让人安心稳定地沉浸在既摩登又老派的阅读世界中。

Stack|成立於 2008 年,Stack 是引领读者探索独立杂志世界的平台,每月都会寄送不同的独立杂志到全球各地的数千名订户家中。营运十年後,Stack 有了网路商店,汇集影像短评、podcast  访谈、杂志介绍及内页预览等内容,试图打造最棒的线上独立杂志贩售点。

VERSE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Linda Barbara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Vestibulum imperdiet massa at dignissim gravida. Vivamus vestibulum odio eget eros accumsan, ut dignissim sapien gravida. Vivamus eu sem vitae dui.

Recent posts

Recent comments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